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昨夜有雨,淅淅瀝瀝到天明。 看著窗外飄落的雨點,心也跟著潮濕起來。那些陰霾,那些雨,從天空到心裡,無處不在,雖然想盡力裹緊,還是禁不住摔到地上化作了淚……  不知道為什麼,曾經的美麗,可以瞬間如焚化的蝴蝶,再沒有一絲的生機!火一樣的愛情,已如一片潮濕的青苔,將空蕩的心壁長滿…… 木然地對著屏幕聽雨,癡癡地,呆呆地,心打著顫,思緒又開始潰蛻成了淡淡的憂傷,而你的面容忽然變得迷糊不清,隱在濛濛的細雨裡。也許,你真的是個愛做夢的男孩,一直獨自構築著美麗的夢境,渲染的浪漫又唯美,並希望有人幫助你把夢做得圓滿。可我,卻是個不稱職的演員,率性而為,常常把夢打成了碎片。你說得沒錯,是我一直在傷你,是我一直讓你的夢想驟然墜地。我太愛你,我不想心中有一點點的心結,我希望我們彼此不存一絲介蒂!我不想偽裝快樂,我不想在你面前隱匿自己…… 就像雨天,也許你只喜歡的是那隨風飄來的青草香,而我恰好相反,卻喜歡細雨將自己淋濕。多少次,面對你的快樂,祈求自己不要流露出所有的哀怨,不要讓這哀怨去打攪你,曾經用心把心事收攏來,用一切的柔情拼湊你七彩的夢境,可有時的真實卻無法藏匿,當我們不得不睜開眼睛的時候,我想那是一個誰都撕心裂肺的時刻,可是,你逃開了,把我丟在了茫茫的雨夜裡…… 你喜歡夢,可我,更喜歡真實。雖然我希望能裝飾你的夢境,可我終究要回歸真實的自己。 夜深了,雨水拍打著窗稜,對著電腦,機械地發著一個個表情,任心一點點碎掉,卻再沒有一絲絲回應。屋裡悶的透不過氣,靈魂霎那間在這空寂的屋內久久徘徊。多情自古有誰憐,只願桃花如流水。思緒不停的宣洩,靈魂在黑夜裡痛苦的掙扎,真想痛快地在大雨中發洩這種鬱悶的情緒,卻走不出,逃不脫……   雨,仍舊在下著。連綿、淒涼、迷離、惆悵…… 空氣濕潤,心也潮濕,雨濺濕了我所有的期待,彷彿輕輕一擰,就能擰出水來。透過雨霧,恍然看到那個雪中的小屋,桔色的燈光,紅紅的火爐,相牽的雙手……你的容顏還是那樣的清晰,你的微笑依然那麼甜美!一切都如昨天不曾改變!一切在雨裡微微晃動,幻化成一段意想中的愛戀。 我知道,我又想你了。   雨,下得天潮濕、人潮濕、心也潮濕。不知道這樣的雨天,還要延續多久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他和她是經人介紹相識的,他年紀不小了,忙於工作的他經常出差,所以找對象這樣的終身大事也就耽擱了下來。她呢,才開始覺得自己還年輕,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玩幾年,畢竟,青春年華是不能去而復返的。等到她周圍的同事閨蜜接二連三的走入婚姻的殿堂,等她意識到自己該好好談一場戀愛然後把自己嫁出去的時候,她已經步入了“剩女”的行列。 那一年他回家過年,在親戚的撮合下,他們相識了。彼此都覺得還滿意,更滿意的是他們竟工作在同一個城市,這樣即使他們結合了兩人也不會過著牛郎織女的生活。有鑒於此,也就定下了婚事,那一年他32歲,她28歲。 也曾有個過戀愛時的甜蜜與驚喜,雖然這段日子不長他們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當浪漫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所代替時,她的心中也曾有過失落,但想想他在外打拼也不容易,也就自我解嘲的釋懷了,接受了波瀾不驚的平淡生活。 相處久了,彼此瑕瑜互見。他們都是念過幾句書的知識分子,平時大聲說話的現象都不多,所以即使有分歧,彼此說說,互相忍忍也就過去了。但相處久了,也有矛盾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就如牙齒與舌頭即使默契有加,也總有咬在一起的時候,就如這一次。 這一次,矛盾在他和她之間終於爆發了。女人嘛,總有些小心眼的時候,而這種小心眼在他眼裡卻是那麼的不以為然。以前也曾發生過,她提醒過他,要他注意,他也應允了,答應改,可過後依舊。幾次三番後,她終於惱怒了,決意不理他。 初始時他不明白問題出在哪,當明白過來她生氣的原因時他也有些惱了,決定不再遷就她。愛情可以包容和理解,但不能老是遷就。 上面說過,他們都不是愛大吵大鬧的人,所以冷戰便成了最好的選擇。彼此不說話,但足夠好的偽裝瞞過了包括他和她的家人在內的所有人。 為了她,他放棄了出差的機會,放棄了足夠多的陞遷的機會,因為出差就能拿到更多的業績。他從不認為工作是他人生的第一位。相反,在工作和事業中他總是偏向於選擇後者。 冷戰了,原本一下班就歸心似箭的他總是漫無目標的遊走在大街上。看著熙熙攘攘來來往往的人流,尋找著他和她曾有過的記憶,他也曾想過像以前那樣哄哄她,但這次哄過了,下次呢?下下次呢? 單位組織到野外郊遊的活動,以往他都是喊上她的,她不愛活動,即使她懶得去,他也是想盡辦法勸其同行,他希望藉此能增進感情更希望能鍛煉鍛煉她的身體。但這一次,他決定不驚動她,獨自成行。 野外的活動很是熱鬧,特別是那些年輕人,玩得極為盡興。看著他們,想想自己,他有些失落,就想自己獨自走走。 信馬由韁的來到田邊,放眼望去,金黃的稻浪一波接一波,分明是一派豐收在望的景象啊!很快他就發現在稻子中有些立得筆直,有些卻早已彎下腰來。明明是都熟了啊,怎麼會這樣呢? “你別看著這些稻子都這樣黃澄澄的,但立得筆直的稻子還遠沒有成熟呢,成熟的稻穗先低頭啊!”見他拿著兩株稻子在發呆,一農人走過來似解其意的說。 “成熟的稻穗先低頭!成熟的稻穗先低頭!……”他默念著這句話,突然頓悟搬的站起來,向農人深深地鞠了一躬,飛快的回頭向隊伍走去。 夫妻的相處原本沒有對錯,成熟的稻穗最先低頭,就當我對她的愛多一點好了。他決定回去好好哄哄她,而且他決定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他都做那株低頭的稻穗。